星期五, 十月 30

皇冠 [分享]举世无双的大师们,也难逃作品被拆的命运?

皇冠 报导:
标签: 大师建筑作品 理查德罗杰斯 近日,保罗·鲁道夫(Paul Marvin Rudolph)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Burroughs Wellcome大楼被传出将要被拆除的消息。大楼的所有者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他们表示该建筑的维护工作耗费太多资金和精力,拆除后剩余的小部分将被改造成一个迷你博物馆。 Burroughs Wellcome于1972年为一家同名制药公司设计,其六边形的体量和石灰石骨料形成的外墙纹理极具特色,是保罗·鲁道夫粗野主义的代表作品。 保罗·鲁道夫是美国现代主义最重要的建筑大师之一,曾在耶鲁大学建筑学院担任6年院长,诺曼·福斯特和理查德·罗杰斯都曾是他的学生。然而即使大牌如保罗·鲁道夫,他的作品也可能逃不掉被拆除的命运。 今天带大家看看,还有哪些“消失”的大师建筑吧~ 01 荷兰舞蹈剧院 (1987~2015) by OMA 位于海牙的荷兰舞蹈剧院是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和他的OMA事务所在1987年建造的一个大型项目,曾被库哈斯选进他的经典著作《S,M,L,XL》 荷兰舞蹈剧院在OMA众多作品中存在感不高,其实它非常有早期荷兰建筑师的设计风范:几何形体的随意穿插,各种材料及丰富色彩的娴熟运用,线条简明的切割功能分区。 不统一的体量与波浪般的起伏屋顶营造了崭新的内部空间。 然而,自2008年起,海牙政府就决定拆掉并重建舞蹈剧院。从现代的眼光来看,OMA这座建筑的确有些老旧,但距离建成区区20年,又没有不可回避的重大问题,直接拆掉实在有些不近人情。库哈斯及其粉丝强烈抗议,通过媒体曝光“维权”和大打感情牌给剧院续命。 不过OMA也是两手准备,一边反对拆除,一边做重建方案。2009年,库哈斯就给甲方看了好几个方案,高的,矮的,长的,扁的,但均未打动甲方。 2010年,甲方耐心耗尽决定全球招标,库哈斯继续一边抗议,一边参加投标。 这次的方案依旧延续体块穿插、功能分区鲜明的理念,同时将首层大片的公共空间还给市民。 然而甲方依旧不为所动,OMA输掉了竞赛,只能拱手让出河山。 一同参与此次竞标的事务所明星云集,可能是知道要在老库的地盘上动土,各大公司都非常兴奋,从造型到功能,每个方案都可圈可点,诚意满满。 Zaha Hadid: Diller Scofidio+Renfro: RAU: 然而以上这些方案通通不入甲方法眼,最终赢得比赛的居然是一个菜篮子! zh “菜篮”方案来自荷兰建筑师 Neutelings Riedijk Architects 这金碧辉煌的内饰…‍‍这闪亮耀眼的灯球… 求库哈斯输掉比赛时的心理阴影…… ‍‍ 不管怎样,旧的荷兰舞蹈剧院还是在2015年被拆除了。OMA还有两个被拆除的建筑,分别是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古根汉姆博物馆和鹿特丹公交车站,不过都是出于合同到期等原因,也算寿终正寝。而舞蹈剧院作为库哈斯的开山之作,在极力争取了这么久之后被一个槽点满满的设计取代,实在是让人意难平。 02 东京帝国酒店 (1923~1968) by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 东京帝国酒店始建于1890年,1923年经赖特重新设计的版本落成,1968年被拆除。现在的帝国酒店已经是第五代改建作品了。 赖特非常喜欢日本文化,除了家乡日本是他居住最久的地方。他将日本本土元素和西方艺术风格揉合在一起,形成了这座独树一帜的建筑。 酒店平面上呈H型,主要的厅堂建筑由一系列错开的空间构成,赖特在设计这些空间时参考了层层递进的玛雅金字塔。 由于日本处于常地震的环境,赖特没有采用坚硬的地基,而是让建筑“漂浮”在松软的土壤中,以抵消摇晃对墙体带来的伤害。他还设计了一种连体石料(Jointed Monolith),从入口一直连接到水池边缘,用于稳固整体结构。庭院里的水池还可以作为消防水源。 在1923年的大地震中,帝国饭店不仅没有收到任何损害,反而成为了当时灾区的一个安全岛,赖特也因此获得了世界级的声誉。 尽管扛过了地震和战争,这座酒店在60年代却开始变得不再那么先进与实用——客房的大小无法满足当代人的需求,没有空调,许多角落变得阴暗潮湿。酒店的地基由于陷入松软的土壤中,它长长的走廊与门厅开始有弯曲的痕迹。 最终,在1968年这座赖特的杰作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闪闪发光、超现代的四星大厦。 如今,“莱特”帝国建筑所遗留下来的只有酒店的正立面,保存在名古屋附近的户外建筑博物馆明治村(Meiji Mura)。作为一栋被拆除的建筑,后世建筑界对它的研究非常之多,下边这个视频可以带大家更具体的领略这座酒店旧日的光辉。 03 赤坂王子酒店 (1982~2013) by 丹下健三 这座由建筑师丹下健三设计40层饭店是日本泡沫经济时代的象征。人们曾经需要在夏天就预定圣诞房间,然而21世纪后也因设备老化陷入了经营低迷。2013年赤坂王子酒店被全部拆除。 赤坂王子酒店称不上丹下健三的代表作品,但是在拆除时却引发了不少讨论,议论的焦点并非大师作品的消亡,而是最先进的拆楼方式。 (拆除过程中顶部独特的立面标志一直都保留) 赤坂王子酒店位于市中心,周围建筑密集,不具备爆破的条件。加之酒店高达138米,上层风力大,常规屋面开敞式的拆除方法也有很大风险。 王子酒店的拆除是从上半部分楼层开始向下进行的。工程方利用现有建筑物的屋顶梁板作为保护,屋顶上安装桥式起重机,在建筑顶部建立封闭空间进行拆除工作。而原有的柱子则代之以具有升降功能的临时钢柱,每拆除一层就下降一层,该层的上半部分跟着一起下降。拆除下的废料被事先在建筑内部打通的通道向下运输。 这样的拆除方式降低了施工噪音和扬尘,也让王子酒店始终保持外观完整,让人们留下对赤坂王子酒店的美好印象。 04 普鲁特艾格住宅群(Pruitt Igoe) (1951~1972) by 山崎实 普鲁特艾格住宅群的建造背景,是美国政府1949年发起“住房运动”,提供联邦资金用于城市更新和扫除贫民窟。1950年,圣路易斯市人口达到85万,市中心过度拥挤。 作为现代主义大师,山崎实把简约、洗练的风格发挥到极致。由于那个时代流行高楼会让社区失去交流空间、人与人之间会变得冷漠而陌生的舆论,他专门让几层楼共用一个电梯口,人们绕路时,便多出了交流的空间和机会。此外,楼道还有宽阔的回廊,社区也有充足的楼间距,居民们可以在这些公共空间里喝咖啡聊天,促进感情。 因为山琦实具有启发性的设计,普鲁特艾格住宅在1951年获得了美国建筑师论坛杂志“年度最佳高层建筑奖”。 然而,作为廉价福利房,大部分住户都是政府扶持计划中的贫困人口,没有工作,几乎没受过教育,普鲁特艾格住宅很快变成了令人绝望的高犯罪率危险街区。 1972年3月,圣路易斯市政府在花费500万美元整治无效之后,将普鲁特艾格住宅区全部炸毁,山崎实和千万美国民众一起在电视中见到了自己的心血顷刻变成了废墟。 普鲁特艾格住宅对于高犯罪率是否有责任,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很多美国民众至今都认为它是政府无能而推卸责任的替罪羔羊,这个话题还被拍成了纪录片,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了解一下。 山崎实在建筑方面的成就非常高,然而他最出名的作品却都非常含冤负屈。除了普鲁特艾格住宅,他设计的纽约世贸双子大楼,于2001年9月11日遭被劫持的飞机撞击后燃烧坍塌,如今也已不复存在。 05 青岛涵碧楼酒店 (2014~2020) by Kerry Hill 青岛涵碧楼是台湾日月潭涵碧楼在大陆的第一家姊妹酒店,建设耗时6年,投资30亿元人民币,三面环海,背靠青山,伸入海洋腹地。 涵碧楼由澳洲设计大师Kerry Hill设计,设计概念源于青岛港集装箱货柜,简约方正,统一和谐。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包括160间沿着海岸线分布、每间面积达100平方米的酒店海景套房。它还拥有41栋海景独栋别墅,均配有私人专属游泳池和娱乐设施,面积达1000平方米; 酒店的外墙覆盖铜质网片,造价过亿。Kerry Hill 曾表示,“再过几年,当铜绿逐渐爬满涵碧楼时,碧绿色的建筑与碧海蓝天相辉映,涵碧楼就是不折不扣的‘涵碧’楼了”。 室内装潢风格各异,有些奢华大气,有些简约低调,还有些颇具中国风。无论哪种,都体现了建筑师非凡的品味和对作品极强的掌控力。 无敌海景与高档配置,加之大师设计背书,吸引不少明星来此度假置业,据说范冰冰就有房产买在这里。 然而,刚刚建成几年的涵碧楼,在今年3月由于对礁石和海洋生态造成破坏,被政府要求拆除41栋海景别墅。 (被拆除部分坐落于礁石之上) 如此大手笔高成本的建筑,却因为没有遵守环境保护法而被大规模拆除,实在可惜,也枉费了大师的一片心血。Kerry Hill于2018年去世,而他的遗作也没能等到铜绿上身那一天。 – “Where there’s nothing, everything is possible. Where there’s architecture, nothing is possible. ”  当什么都没有时,一切皆有可能;当这里有建筑物时,一切皆不可能。 ——库哈斯 像库哈斯这样的明星建筑师,不少作品也是踩在旧建筑的“尸体上”盖起来的,随着时间推移,这次只是刚好轮到他自己了。商业利益在一片空地上发现的可能始终更多一些,所以会时常清除现有建筑,这是城市发展的代价,也是机遇。 至于能否将一些意义不仅限于私人财产,更包括文化价值、历史记忆的大师建筑保护下来,不受资本的侵蚀,就是另外一个更困难的课题了。有一个好消息是,1990 年,现代运动记录与保护组织(DOCOMOMO)成立。至今,包括赖特、柯布、路易康等现代建筑大师的作品在内的 600 处现代建筑,都被 DOCOMOMO 列入了保护清单。 对于这些被拆除的大师建筑作品,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呢? Reference: http://www.oldtokyo.com/imperial-hotel-wright/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6010934/discussion/53337840/ https://www.archdaily.com/153704/the-pruitt-igoe-myth-an-urban-history https://www.archdaily.com/873843/13-tragically-demolished-buildings-that-depict-our-ever-changing-attitudes-toward-architecture https://japanpropertycentral.com/2013/01/a-look-at-the-demolition-of-the-grand-prince-hotel-akasaka/ 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可商用 图片均来源事务所官网和网络,侵删

黄金城网址_黄金城棋牌app_新黄金城hjc